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海川 的博客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自胜者强

 
 
 

日志

 
 
关于我

过去10年我一直是平面媒体圈里的学习者,现在试图成为网络媒体的学习者。以下是我10年来做的主要作业,请大家批阅: 1998年开始从事非公有制经济报道。2001年以记者身份参与《经济观察报》创刊,2002年起任商业评论版组主编,2004年任编委兼公司新闻部及IT新闻部主任,2005年起任经济观察研究院执行院长,2007年兼任经济观察网副总编、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2008年3月-2009年12月参与《投资者报》创办并任编委及总编助理。

网易考拉推荐

西部十年:可怕的“贵港模式”  

2010-02-21 22:28:21|  分类: 商业灵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本文的主要部分已经在网易“西部大开发十周年特别策划”专题发表。在此重发,是希望细心的博友能够发现,它们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另,相关照片传不上来,深感遗憾。

 羡慕的话还没说完,我不得不发出一声惊叹:“哇,是保时捷卡宴!”我以为我屁股下的这辆进口本田已经是这座广西小城里最好的车了,没想到竟然有价格区间在100万到250万之间的卡宴赫然停在小区里的绿荫下。

在我一脸惊愕地大呼小叫的同时,驾驶座上的高中同学阿威却只是淡然一笑。显然,作为小区的业主之一,他对这辆卡宴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我的脑子却一根筋地往下转:在我的印象中,过去这个小城的人均月工资也就六七百元,整个城区只有一个路口需要安装红绿灯,马路上充斥的是三轮车摩托车和自行车,一辆百万级好车和它们共同拥挤在狭小的马路上是件可怕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买得起、养得起这样的豪车呢?要知道,我北京一位资产上亿的朋友,对这款车都垂涎快一年了,到现在也没舍得买啊! 

卡宴是我进入贵港新城区后、10分钟内受到的第三个刺激。第一个是气势恢宏的市政广场。以前只听说家乡在建一个面积广西第一、全国第三的市政广场,当时并没有在意,没想到真正身临其境时,从天安门广场回来的我还是被它的气势所压倒了。第二个刺激就是来自老同学阿威所居住的小区。《蜗居》热播期间,正好阿威到北京游玩,我邀请他到位于北京CBD核心区附近的家中小坐,还半开玩笑地说,“虽然只有一百多平,但比《蜗居》主人公的强多了”。没想到阿威所居住的小区从品质到管理,都比我北京的小区强上百倍,所以我忍不住对老同学说起一串羡慕的话来,很快,那刻意低调却难掩锋芒的卡宴闯进了眼帘……

在北京呆了十多年,虽然和来京的“父母官”们喝过不少酒、K过不少歌,但近10年来,每次从北京回贵港老家,我都选择直接回乡下。主要原因是,这座有两千年历史的南方小城留给我的最后印象是杂乱、狭小、冷漠,那些触目皆是、尘土飞扬的工地(期间,我还接到过跟某些工地有关的拆迁举报材料)以及裹挟着泥沙呼啸而过的大卡车更是让人避之唯恐不及;而在乡下,我长大的那个小山村里,有我纯朴热诚的亲戚朋友,有我熟悉的、干净美丽的山山水水,还有我父母经营得温馨、宁静、却富有生机的小“庄园”。 

这次之所以例外,完全是因为阿威。 

我到贵港后,阿威热情地用他的进口本田将我们送回我乡下的家中。当时,从镇上到我们家那段路是坑坑洼洼的泥路,进口本田在泥路上颠簸的时候,底盘和路面就会发出或清脆或沉闷的碰撞声,这时我就想,这小子肯定很后悔送我回来。没想到,我从乡下回到贵港之后,他热情不减,又到车站接我进城“随便转转”。 

转完之后,我跟他开玩笑说:“你小子,原来是因为我家那段路让你心疼,所以你要用贵港的奢华刺激我,也让我心里不舒服。”他很真诚地说:“我是为了让你不要做北京的井底之蛙啊!” 

好一个“北京的井底之蛙”! 

不过,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阿威随口补充了三组数据之后,我就不再反驳了:贵港市GDP在2000年只有130亿,现在接近500亿了,几乎每5年翻一番;今年前三季度全市GDP增长15.5%,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贵港港,近10年来一直稳居华南、西南第一大内河港之位,去年更是跻身全国十大内河港。 

我想起了我们村里一个似乎可以和这些数据相呼应的现象:几年前,由于壮劳力都东下广东打工,村里很多人家农忙时节不得不请人帮忙,这些人每天的佣金已经从原来的30元涨到了50元;也就是说,一位在贵港乡下打工的农民,如果他每月干满20天,他的“月薪”也有近千元了。乡下打工尚且能拿近千月薪,更何况在贵港城里上班的城镇居民? 

而且,贵港素来不缺乏生意场上的弄潮儿。 

由于贵港地处西江干流中游,航道优势明显,所以,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的很多散货大都是先从陆路运到贵港港,再从这里水运至广东、香港及澳门。 

我的亲戚朋友里,就有做过贩煤生意的,还有到云贵承包小煤矿、再经贵港把煤运到广东的。我家所在的县级政府(覃塘,在贵港城区西边)到贵港港之间的20公里公路,则是西来各色货车的必经之路,上世纪90年代,这条路的两边突然冒出上百家云、贵、川、湘风味餐馆,成为一景;前几年,路边又冒出十多家加油站,这些加油站的投资者们并不是认为司机们需要每隔两公里就要加一次油,而是觉得中石油中石化会花高价来收购他们刚用上千万元建起来的加油站。 

现在,许多加油站甚至被改为猪圈,成为路边新景的则是一片片茂密挺拔的速生桉。 

据说,我的一位高中化学老师曾经在两年间从速生桉这桩生意里赚到数百万元。虽然有声音认为这种生命力极强的外来树种会透支土壤肥力、破坏环境,但许多类似于化学老师的暴富故事正激励着贵港成千上万的农民也投入到速生桉种植竞赛中,如火如荼。 

看来,我印象中那个人均工资仅仅数百元的南国小城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在我的印象里,贵港市肯定还停留在人口十多万、面积十多平方公里的那个贵港,但阿威告诉我,现在贵港城区人口已经超过40万了,面积更是远超过去,大概是40平方公里左右。 

这个数据再次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根据我有限的知识,一个周边以农村为主的城市,仅靠内生式发展和零星贸易,10年时间是难以做到如此的爆发式扩张的。那些在生意场里闯荡的本地人,更喜欢在城市边缘地区购买一块宅基地,建起一种狭长、突兀的火柴盒式的楼房(即小产权房,曾因《南方周末》的报道而闻名全国),而不是成为经过规划的城区中有序的一员。 

那么,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贵港的“大跃进”呢?

1995年前后,我在广西《大西南经济导报》实习,当时这份报纸的定位是帮助广西充分发挥大西南地区唯一出海口的区位优势。现在,这份报纸的信息只能在一些收藏网站看到,但贵港市俨然是该报“遗志”的最佳继承者和实践者。这份报纸在1997年左右停刊,贵港港的吞吐量则在1998年开始走出低谷、在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的1999年开始起飞。10年间,贵港作为西南腹地和珠三角之间最佳“中转站”的潜力被极大地释放出来,其年吞吐量从500万吨开始直线上升,目前已经远超3000万吨。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水代表着财富。在贵港,这是可以精确计算的:从贵港至广州的运输中,目前水路运价每吨公里约为0.04元,而铁路运价为水路的3倍,公路运价为水路的7倍;从能耗方面看,水路每千吨公里耗油不到公路的1/9;而且,水运占地少、运量大、污染轻。所以,很久以前,那些以船为家的航运生意人就意气风发地吟唱出了他们心中最壮美的“诗”—— 

“贵港贵港,贵在有港。上(游)有贵港,下(游)有香港”。 

民间智慧是伟大的,而官员恰恰把这种智慧进行了升华。他们发现,要进一步巩固贵港在香港及珠三角中的地位,必须着力构筑铁、公、水高效衔接的综合交通体系,变“中转港”为“货源港”,实现这个转变的绝佳机会则适时出现:珠三角过剩产能、落后产业拉开了大转移的帷幕。 

于是,它们围绕这个思路展开了大规模的招商引资工作。期间,这些官员也到北京面对在京老乡开过招商会,但那时的我们对招商会已经有审美疲劳,认为他们也是走走过场。没想到,他们暗地里取得了不少的成效。据报道,目前世界水泥巨头在贵港的年产能力达到900万吨。爱凯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翁钰莺说:“我选择贵港一是因为这里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二是因为贵港市对于投资者真诚的欢迎和宽松的投资政策以及良好的投资环境。”据了解,贵港甚至可以为企业建起专用码头。 

功夫不负有心人,阿威说,过去贵港港吞吐量70%以上是中转货物,这些货物大多是来自云贵川的煤炭、矿石等;而现在情况已明显改变,2008年贵港港3112万吨的货物吞吐量中,80%是本地货物,产量占全广西近25%的贵港水泥就占了贵港市港口总吞吐量的50%。 

而这些货源原先是在广东。据报道,“十一五”以来,贵港市共引进外来投资项目900多个,合同投资额660多亿元,实际利用市外资金360多亿元。其中,属东部产业转移项目560多个,占项目数的72.2%,实际利用资金200多亿元,占全部引资的55.6%。 

其实,贵港市的官员们在做的事情,跟广西各地以及其他内陆省份的千千万万官员正抢着做的,是同样的一件事情——吸收东部过剩产能和落后产业。只不过,贵港有先天优势,而贵港的官员们更大胆而已。 

  《广西日报》是这样描述贵港的核心思路的:在新一轮的承接产业转移竞争中,贵港市委、市政府按照打造“产业板块”放大“转移效应”的理念谋发展。对此,贵港市委书记赖德荣形象地阐述:“这意味着100个转移项目不仅仅等于100个工厂,而且一个好项目拉出一条产业链、再做出一个产业园,最后形成一个‘产业板块’,通过‘产业板块’把‘转移效应’做大!” 

据贵港市市长唐成良介绍,依托便捷的水陆联运交通优势,贵港市“港城联动”效应已初步显现,临港工业和现代物流业蓬勃兴起,港口和沿江区域已相继建立了江南工业园区、西江产业园区、桂平长安工业集中区、建材物流中心等新兴园区和区域中心,建材、金属冶炼、电力、制糖、造纸、加工制造等产业初具一定规模,现代物流的市场潜力为中外客商一致看好。 

这种转移,也“转移”来了贵港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逆势大增长:2009年1至9月,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实现总产值231.7亿元,同比增长20%,增幅排全广西第1位;实现增加值79亿元,同比增长26%,增幅排全广西第2位。 

让官员们感到自豪的是,这些大项目的到来还对贵港的本地资金和产业起到了很好的带动带动作用。以我的家乡覃塘区为例,自从华润水泥和台湾水泥落户这里后,贵港市与之配套建设临江建材产业园区,从耐磨材料到运输物流,在当地催生了一批千万元以上投资的配套企业。覃塘区委书记李水恒对媒体如此感慨:“不少配套商最初都是骑着摩托车来送货,现在开着宝马来签约。” 

看来,贵港可怕的财富增长,大部分就是在承接珠三角落后产业的过程中实现了转移和增长。据悉,2008年,贵港市仅港口及相关产业产值就达76亿元,占全市GDP和财政收入的19%。所以,那辆卡宴的主人,也许是某位来自香港或广东的企业老板,也许是靠做配套生产和服务发了财的贵港人,还可能是依靠在这个过程中捏合各方需求获利的中间商或者权势人物…… 

一句话,卡宴在贵港的出现对于我这个“北京的井底之蛙”来说,是件可怕的事情,但对于贵港近几年的发展来说,则是有其合理的内在逻辑的。 

但是,这种通过吸收落后产业将自己迅速“催肥”的模式,虽然让贵港的政府和部分民众获得了可怕的财富增长,但会不会也对贵港的环境产生可怕的破坏呢? 

从这次我回家的体验来看,空气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由于时间仓促,我也没有发现其他的污染现象。不过,从贵港目前引进的这些主打产业看,包括以水泥为代表的建材业、金属冶炼业、电力工业、制糖业、造纸,乃至加工制造,没有一个不是高耗能、高污染产业,所以,我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 

还好,我从相关的报道中看到了父母官们对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并在行动上采取了一些措施。他们在引进这些项目的同时,比以前更加注意筛选,或者想方设法把项目搞成循环经济。 

他们这方面的经验来自本土历史悠久的骨干企业贵糖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是贵糖股份)。这个企业以前贵港人因为它的“大”而自豪,它是全国最大的制糖企业,而且生产的副产品——纸也以质量好而热销,那时候,我们曾经豪迈地宣称:“贵港卫生纸,擦遍全国。”不过,现在的贵糖集团以它的循环经济模式闻名。这里诞生了我国第一个生态型工业园——贵港国家生态工业(制糖)示范园。据悉,目前公司大部分效益来自于综合利用和废弃物利用,综合利用产值占公司产值的70%以上。 

据报道,在此基础上,贵港市把企业间关联的废物可以相互利用的工业项目放在相对集中的区域,在空间上促进废物利用“大循环”的形成。以华润水泥(贵港)有限公司构筑区域循环、企业间经济利益共同体为例,该公司利用与周边企业产业链之间的代谢共生关系,与周边企业共同建立了一条循环产业链。该公司利用贵港电厂、来宾电厂等企业的粉煤灰、脱硫石膏,及贵港钢厂、贵港南风化工厂等企业的工业废渣作为水泥生产原料,并将城市可燃垃圾作为燃料在窑内焚烧、消纳,减轻环境污染。 

我觉得,如果报道属实的话,倒是这一点是其他地方很难做到的,所以应该算是贵港在承接东部过剩产业竞赛中值得提倡的制胜法宝。据了解,凭借这一点,贵港目前还在吸收东部过剩、落后产业上继续高歌猛进: 

在“随便转转”之后,我和阿威电话遍邀在港同学聚餐,但在市委宣传部的阿金不能来,因为他要忙“西江流域经济发展论坛”的后续工作。这个论坛是贵港借助国务院常务会议10月底通过的《关于进一步促进广西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而召集。《意见》提出,加快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百色、河池、崇左等资源富集区和西江经济带的建设,努力形成“两区一带”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会上,来自广东广西西江流域的17个市形成了《贵港共识》:既然中央政府把发展西江经济带提高到国家区域发展的战略高度,那么,大家就要同心协力、共同打造。根据交通部的数据,在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的过去10年里,国家加大了对西部地区建设资金投入的力度,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共完成投资325.6亿元,其中内河投资236.7亿元,沿海投资88.9亿元。在新的10年到来之际,他们有理由相信,国家关于西部大开发的号角会吹得更响。 

其实,不用他们预测,国家已经在行动了:目前南宁到广州的高速铁路已经开建,预计2013年建成,其中,贵港到广州段除了客运之外,还增加了货运线路。届时,贵港在客和货上都可以向东融入珠三角“2小时经济圈”。而西部的环北部湾经济区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则可以1小时直达。 

这么说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贵港是可以一直“东成西就”下去了,是可以吸引更多开着卡宴的人来这里投资了;而如果环境建设和治理能达到一定标准的话,这些人也愿意在这里生活下去。 

想到这里,我居然有再次回贵港的冲动——回去买房。虽然目前贵港楼市的均价已经逐渐接近广西首府南宁,但我还是希望能买到一栋好别墅,然后,一个开着卡宴的人以数倍的价钱从我手里买走——这个计划是不是也有点像每隔两公里开一家加油站一样,有些可怕?

  评论这张
 
阅读(3246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