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海川 的博客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自胜者强

 
 
 

日志

 
 
关于我

过去10年我一直是平面媒体圈里的学习者,现在试图成为网络媒体的学习者。以下是我10年来做的主要作业,请大家批阅: 1998年开始从事非公有制经济报道。2001年以记者身份参与《经济观察报》创刊,2002年起任商业评论版组主编,2004年任编委兼公司新闻部及IT新闻部主任,2005年起任经济观察研究院执行院长,2007年兼任经济观察网副总编、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2008年3月-2009年12月参与《投资者报》创办并任编委及总编助理。

网易考拉推荐

“阳光首富”与猪  

2013-03-28 21:49:21|  分类: 商业灵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海川

无锡尚德不行了,它的老板施正荣被很多人吐了唾沫。曾几何时,也是这帮人,将施尊为“阳光首富”。这样一来,施正荣对他们而言就无异于一头猪了。平日里,他们流着口水赞美这头猪光鲜美丽有机,但当这头猪因病暴亡浮尸于黄浦江,他们又捂着鼻子咒骂这头猪暴饮暴食害人害己。问题是,如果施正荣是猪,那么,向他吐唾沫的人又是什么呢?
在我看来,施正荣和这些骂他的人之间的故事,其实更像另一则民间流传的、与猪有关的故事。
施正荣能够在国内顺利创业并很快受到资本追捧进而成为“阳光首富”,背后功臣首推无锡政府。但现在骂施正荣骂得最起劲的,也是无锡政府及其拥趸。
当年,据说施正荣带着光伏组装等技术和40万美元回国创业时,找了许多地方政府,游说他们出钱出地出政策,共同发展光伏大业。但最后只有无锡政府义无反顾地扑上来拥抱了施正荣。这一举动,官员们常常洒脱地称为“扶上马送一程”,可这次他们发现路上风景实在太好了,舍不得让施独享美好风光,于是难免缠绵悱恻。而施死活不吃这一套,以逼宫的方式,将政府一脚揣开,然后独自跑到美国上市,一飞冲天而成“阳光首富”。最后,世界金融风暴来了,无锡尚德在施正荣治下内外交困。大厦将倾,倾国倾城。无锡政府又坐不住了,意图接管大厦,继续为之添砖加瓦。而此时,据说施正荣已将公司资产转移得差不多了。有媒体认为,公司破产并不妨碍施正荣和他的家族继续过着富豪生活。
那个与猪有关的故事则是这样的:
一个男人赶猪上街,途中遇雨,借宿农妇家中。妇亦养猪,相谈甚欢,男遂提出与妇共枕同爽。妇不允。男遂提出一头猪换五下。妇暗喜。中途男停下床,妇问何故。答:猪送完了。妇已欲罢不能,反过来提出一猪换五。翌日,雨过天晴,男人赶着自己和农妇所有的猪,重新上路了。
故事粗俗,但正所谓话糙理不糙,所以我常将此中蕴含的博弈道理笑称“猪定理”。今天看来,施正荣的故事虽然包裹了高科技、市场化等前卫外衣,但其内里仍逃不脱“猪定理”圈下的轨迹:猪的价值和贞操所代表的爱情的价值,孰大孰小一目了然,施正荣所掌握的光伏技术及其产业模式(技术、原料、市场均在国外,高耗能、高污染、低门槛)的价值跟他自己所描述的价值比起来,也就跟猪和爱情相比差不多;而施正荣利用了无锡政府的贪欲,诱其上套,然后找某些关节点(如以“不干了”逼国有股东退出),变不动为主动,然后为所欲为。
这么说来,地方政府先是变成了那位失贞又失猪的农妇(然后变成出手反击的怨妇,可以预见,她也将是心狠手辣的怨妇)。这值得同情,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正是他们出于私念,亲手成就了一个个中国式暴发户,然后煞费苦心地将之包装成“阳光富豪”。君不见,施正荣和无锡政府这对黄金组合引发了中国光伏产业狂潮,许多地方政府都在“调整产业结构、优化经济发展模式”的旗号下,上马了光伏项目。就连蜀中一直做饲料的富豪刘汉元先生,先后宣称投入该产业的资金也多达300亿元人民币,并利用自己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了十多份大力发展光伏产业的提案。
顺便说一下,是猪而不是阿猫阿狗成了那则故事唯一的配角,我想,编故事的先人一定是想说出另外一个比博奕论更伟大的论断:人脑往往比猪脑强不了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